OA系统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时政要闻
国务院部署制造业稳增长 放开规上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
发布时间:2020-01-04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促进制造业稳增长的措施,稳定经济发展的基本盘。
      会议指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制造业具有基础性支撑作用。要继续实施以制造业为重点的减税降费措施,推动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和企业电信资费,全部放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
      专家指出,工业企业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获得的用电大约只有三成左右,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用电量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60%左右,其电力市场化交易全部放开的话,有望明显降低工业企业的用电成本。
      会议还要求,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扩大制造业开放,完善规划、用地、用海、能耗等政策,推进制造业重大内外资项目尽快落地投产。
      中国有望加大在5G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与升级,预计2020年工业投资增速将触底回升。今后一段时间,一批新能源、新型石化、电子信息等领域的外资大项目将陆续落地,2020年10亿美元以上的中型外资项目有望超过1000个。
      会议还要求完善促进汽车产业改革发展的措施,深挖内需潜力。而这需要解决“能消费”“愿消费”“敢消费”的问题。

全部放开规上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

      会议指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制造业具有基础性支撑作用。要用改革办法和市场化措施,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动能,促进制造业稳增长。

      首先要推进改革创新,继续实施以制造业为重点的减税降费措施。推动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和企业电信资费,全部放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引导金融机构创新方式,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鼓励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股权投资、债券融资等更多向制造业倾斜。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航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超过三成,堪称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基本盘。进入2020年后制造业面临的压力有增无减:一方面,国际经贸形势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加,国内需求释放尚需时间;另一方面,制造企业面临着严峻的成本上升的问题。
      厦门大学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此次国常会在降低制造业成本上最大的亮点在于全部放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这将大幅增加市场参与主体的数量,扩大市场化交易的规模,通过市场机制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
      “目前,工业企业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获得的用电大约只有其用电量的三成左右,大部分仍然是政府定价的计划电;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以重化工企业为主,其用电量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60%左右,其电力市场化交易全部放开的话,由于电力存在过剩情况,有望明显降低工业企业的用电成本。”林伯强认为,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加速,电力的商品属性也越来越明显,电价、发用电计划也从政府管制向市场供需决定转变。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高级经济师刘满平表示,电价是一般工商业、大工业用户最为敏感的生产要素,尤其对于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高耗能产业而言,电费是其产品生产成本的重要构成。因此,相对于其它成本,“降电价”对于降低企业成本而言往往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也是目前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所能拥有的、最重要的降成本手段之一。
      中国在2018、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先后两度要求,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降低10%。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为此算了一笔账:一般工商业用电下降10%的话,2018年全国大概降了800亿元的成本。

推进制造业重大项目尽快落地投产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推进智能、绿色制造。更好发挥民营和中小企业在制造业投资中的作用,鼓励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入,运用先进适用技术升级传统产业,推动重大创新技术和产品应用、工业基础能力提升、新动能成长,提高劳动生产率。
      张航燕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这意味着中国有望加大在5G、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经所所长秦海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2019年工业和制造业投资增速明显下滑,前11月工业投资增速为3.7%,而2018年是5.9%;制造业投资增速自2018年的9.5%下滑至2019年前11月的2.5%。不过,2020年5G商用快速铺开将带动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提速,区块链、工业互联网等新技术在传统产业的应用也将带动新一轮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秦海林预计,2020年工业投资增速将触底回升,增长5%左右。”
      此次会议还要求,扩大制造业开放。清除影响制造业开放政策落地的各种障碍,鼓励企业面向国际市场参与竞争、开展合作。完善规划、用地、用海、能耗等政策,推进制造业重大内外资项目尽快落地投产。鼓励支持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更大力度承接产业转移和吸引外资。
      秦海林表示,当前,受生产成本上升、经贸关系波动影响,一些企业正向国外转移部分产能。去年以来,中国批准外商直接投资项目数持续负增长,1-10月同比下降32.6%,而同期越南则增长了25.9%。
      他认为,中国需要加快制造业高水平对外开放,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加大对外资合法权益的保护力度;同时,大力提升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的水平,抓住东部核心城市制造业向周边地区分层次扩散的机遇,完善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补齐中西部产业链短板,打造若干承接产业转移的重点核心区域。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近日指出,去年中国利用外资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几十亿甚至百亿美元级的大型外资项目增多。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2020年中国制造业吸引外资将会首次出现“大中小项目一起发力”的局面,“据商务部统计,2019年超过10亿美元以上的中型项目已经达到了870个,我了解到,2020年10亿美元以上的中型项目会超过1000个;1亿美元以上的小型项目随着全面开放的推进也将大幅增加。”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要求,深挖内需潜力。完善促进汽车产业改革发展的措施,推动适应国内需求的工业品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丰富消费者选择。
      秦海林表示,2019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速降至8%-8.4%的区间。其中,汽车零售额持续出现负增长态势,前10月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也下降了0.2%,保持制造业平稳运行需要进一步提振消费潜力。
      他认为,这需要解决三个问题。首先,让消费者“能消费”,着力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例,加大政府财政支出中用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推进实施低收入群体增收激励计划,释放中低收入群体消费潜力。
      其次,让消费者“愿消费”,着力提升中国制造产品质量,围绕汽车、智能家电、智能终端产品等进行重点突破和重点提升,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消费体验。
      三是让消费者“敢消费”,着力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建立健全消费环境监测评价体系。通过激发居民消费潜力,形成消费新增长点,实现消费需求平稳增长,进一步增强消费对工业投资和生产的促进作用。
  
中国民贸微信公众号
中国民贸微博
COPYRIGHT © 1986-2016  BY 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左安门内大街20号 邮编:100031